我改变了这群懒趴青少年1996年以前,我的职业是民歌歌手、剧场工作者,历经「乡音四重唱」、「兰陵剧坊」、「九歌儿童剧团」;96年以后,我的角色愈来愈多元,写作、画画、做木工、开民宿餐厅,也卖过山东大饼,工作範围涵盖台北、温哥华、新加坡到北京,不停地移动,经常从这头搬到那头。 1996年以前,我的职业是民歌歌手、剧场工作者,历经「乡音四重唱」、「兰陵剧坊」、「九歌儿童剧团」;96年以后,我的角色愈来愈多元,写作、画画、做木工、开民宿餐厅,也卖过山东大饼,工作範围涵盖台北、温哥华、新加坡到北京,不停地移动,经常从这头搬到那头。

我玩心很重,对人生从来不设限,别人以为苦,我却乐在其中,常自喻「身体里流的是吉普赛血液」。像我这种喜欢亲自动手「做」与「尝试」的人,别人可能要花时间在门外观望、徘徊,我只要感觉哪里好玩、有趣,认为大方向对了,一脚就踩进去了!

3年前,我和太太芳兰决定移居台中,创立了「只有偶」剧团,也继续卖山东大饼。后来,社福机构邀请我们接手「创路学员」,用戏剧治疗的方式带领一群边缘青少年,里面有吸毒、打架、跷课、偷窃……各种各样的问题孩子。戏剧引导向来是我们的专长,我和芳兰没有多考虑,一口答应接下这个任务。

和这群青少年相处,一开始并不顺,根本不甩我们这些大人。我开玩笑替他们取了一个绰号「懒趴一族」,每天懒懒散散趴在地板上,态度消极,对生活缺乏目标。我和芳兰第一个自我要求是「绝不发脾气」,不能被他们的情绪牵着走,便从「先交朋友」展开第一步,决定用身教和同侪团体来带领这批迷途小孩。本篇为杂誌订户限定内容,订户登入看全文成为订户购买PDF付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