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让亲爱的家人成为「生命的延毕生」

有一位87岁的老奶奶,因为肺炎併发呼吸衰竭,在过年前被家属紧急送到急诊室,被插上气管内管后送进加护病房,因为年纪大加上原有的慢性疾病,身体迅速衰败,不仅呼吸衰竭,肾脏功能也急速恶化,经过几次洗肾虽然还有小便,但肾脏已无法过滤毒素,在加护病房住了两週后,有医护人员告诉她的家人:「身上插了这幺多管子,还要洗肾是很痛的,老奶奶辛苦了,就让她回家吧!」
 

但家属希望病人能撑过春节,于是病人在入院的第21天被转入呼吸照护加护病房。
 

我审视老奶奶的各项报告,发现她已有多重器官衰竭。从一入院时她就有上消化道和下消化道出血,血小板的数目很低,嘴巴不停的渗血,大便也都是砖红色,可想而知这样的活着对老奶奶而言是多幺大的痛苦。当呼吸器的氧气浓度调高到75%的时候,我试着再度和家属会谈,可以感受到家属对老奶奶还是很关心。
 

我说:「过年也过了,老奶奶那幺辛苦,早日让她回家吧!」
 

起初是家属要求撑到过完年,现在年已经过了,但因为附近庙宇还有元宵节庆典,有一位家属强力要求撑过元宵节,希望不要因老奶奶的死亡造成邻居的困扰。
 

过年、过节是很快乐的,尤其是小朋友、学生,是一个可以吃喝玩乐又有压岁钱可拿的节日,但对这位苟延残喘躺在加护病房,已经是多重器官衰竭、奄奄一息的老人家而言,是何等的讽刺。她无法言语、无法自主呼吸,只有满身的病痛,不能感受丝毫过年过节的温馨欢愉,只能任由身体的病痛来满足儿女的渴望。
 

当老奶奶血压下降、氧气浓度用到百分之百的时候,实在不能再硬撑了,我紧急召开家属会谈,我说:「该是让老奶奶回家的时候了,再不回去会来不及。」
 

有一位儿子说:「可以等到晚上吗?」
 

「这样的病情,老奶奶随时都可能走掉。如果老奶奶要在医院往生,那就没有关係,如果希望老奶奶在家中往生,那就不能再拖延了。赶快整理家里客厅,赶紧连络老奶奶的至亲,回来陪伴老奶奶,送她最后一程。」
 

家属商量后决定依我的建议将老奶奶接回家,但希望能再停留两个小时,好让家人布置客厅。一个小时后老奶奶突然心跳停止,这时有一位儿子立即下跪,并且不断的磕头,极为哀恸地哭嚎说:「妈妈原谅我!妈妈原谅我!」他就是原先坚持要留老奶奶在医院过元宵节的那位儿子。
 

此情此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胜唏嘘,我送老奶奶到电梯口,我深深地一鞠躬,护理师也陪我一起致敬。当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剎那,我为老奶奶的痛苦感到不捨,但也为老奶奶庆幸,她终于可以卸下满身的病痛,回到天上的家。如果再撑下去她的嘴巴肯定会溃烂,既痛苦又折损容颜。年纪这幺大的老人家,归天的时候已到了,为什幺还要让她增加这幺多天的痛苦?
 

曾经有位读者写信询问,他的父亲90岁突然颅内出血,昏迷指数只有6,神经外科的医师问要不要为父亲动手术,他知道这时候手术只会增加老爸爸的痛苦,立即回绝。过了将近20天,老人家仍处在昏迷状况,无法自行有效呼吸,医师要家属同意气切。他请医师为老父亲撤除呼吸器,医师却不愿意,理由是:「病人不是生命末期。」
 

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,90岁颅内出血,无法自主呼吸,昏迷指数只有6,如果这样不是生命末期,那什幺情形才是生命末期?像这类的病人在死亡品质第三好的国家──纽西兰,是不会被插管急救的。如果已经插管的病人,经确认其病情无法控制、死亡已是无法避免,或是即使存活,将会伴有让人无法接受的生活品质时,医师会召开家庭会议,然后进行呼吸器、洗肾等维生设备的撤除。
 

「医疗的目的是在增进病人健康或减轻其痛苦」,希望我们的社会大众、医护人员,能够好好省思什幺是医疗的本质,什幺是爱?
 

爱,是站在对方的立场来考量,孝顺是平日就得做的事,不要为了自己要过年、过节,就让亲爱的家人苟延残喘,变成生命的延毕生。
 

<本专栏反映专家意见,不代表本社立场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