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社论】勿让政治口水喷活病媒蚊 / 有话说 / 真晨报  台湾曾于一九○一年、一九一五年、一九三一年及一九四二年,发生全岛性登革热疫情,其中一九四二年最严重,估计当时居住在台湾的人,可能大多罹患过登革热。
 以最近的二○一五年为例,台南市爆发登革热疫情,最初出现在北区六甲里,而后扩散到全市,当年全台病例达三万九千八百九十八例,其中台南市有二万二千六百六十七例、高雄市一万六千四百四十九例、屏东县二百九十七例;全台死亡两百一十八人,包括台南市一百一十二人最多,高雄市八十人次之。
 为防治登革热,高雄市长韩国瑜于六月十三日,列席行政院会,向院长争取防疫经费,由于他是国民党总统初选最夯人选,民调又最高,致成为绿营攻讦目标,在院会中,他低头做笔记,也被剪接成打瞌睡神情,遭嘲讽不断。
 韩国瑜争取防疫经费五千三百一十八万元,行政院应允提出申请,高雄市卫生局于十四日函送申请经费补助计画、行政院十九日发公文同意核拨经费,但未叙明应以何种方式申请经费核拨,二十四日再函文要求修正六项计画,同时要提供领据、预算证明等。
 唯苏院长却炮轰韩国瑜,不顾疫情,趴趴走,为竞选造势;还说行政院已核准补助款,高市府却不请款、效率差。
 韩直斥「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」,民进党动不动就讲他不认真,给了钱之后还要修理一下,让人感觉心里很不舒服。
 他说,在行政院新南向政策中,蔡政府编列预算支援东南亚多个国家防疫,他当然也希望其他国家好,可是行政院不能「宁给外人,不给家人」,怎幺给人家都笑咪咪,给高雄就气呼呼,给得心不甘情不愿。
 新闻局长王浅秋也回酸阁揆:「行政院又不是ATM,按按密码就可以提钱」;「院长可能对程序不太了解」,请款被重重限制,相关行政程序均需经市政会议通过,市府积极办理中,绝无行政怠惰情事。
 卫生局长林立人更指明,卫福部二度函文提及五千三百一十八万补助款是中央统筹分配税款,必须纳入地方预算,不得以代收、代付方式办理,因此市府要开立纳入预算证明书及领据,同时提市政会议审议提垫付款程序,此为纳入预算必要条件。
 高雄市政府猛力回击后,财政部始于一日下午,火速先拨付两千六百六十万元给高雄市政府应急。
 俗云:防疫如同作战,人命关天,时间就是金钱,行政院既然同意核拨防疫经费,为何不能快速拨付,还要提报计划,多次修正,公文往返费时,难怪会被质疑处处在「卡韩」。
 防治登革热,可谓户户有责,市民要力行防制口诀:「盛水容器常清洗、观赏容器要处理、户外积水都清除、 废弃容器要运走」,方能确保安全。